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監獄管理
監獄管理
探尋陜西監獄警察的紅色基因
發布時間: 2019-10-11 16:39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孫立昊洋

法制日報通訊員 崔 

紅色,是延安的底色。

延安,是共產黨人的精神家園。

1935年起,黨中央在延安艱苦轉戰13年。滾滾的延水河畔清涼山上,有幾排排普通窯洞,它們便是陜西省富平監獄的前身——陜甘寧邊區高等法院看守所,1937年創建。

“由此,一系列富有中國特色的,具有時代先進性的行刑制度,在實踐中不斷創立、發展與完善,把犯人當人看,尊重犯人人格,對罪犯實行教育和生產相結合的感化教育,成為陜甘寧邊區監所的指導思想。”近日,陜西省監獄管理局局長高濤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感慨地說。

探尋

陜西監獄警察英模輩出,中國共產黨監獄工作的第一代英模黨鴻魁便產生在這里。

1943年,女犯郭某某是被判10年徒刑的殺人犯,帶個9歲的娃娃,黨鴻魁認為“孩子是要教育的”,他征得院長批準,送娃娃到小學讀書,每月生活費由監獄承擔。郭某某感動地說:“天下只有共產黨才能這樣做啊!”

黨鴻魁管理監獄的4年時間里,監獄關押設施十分簡陋,管教人員非常緊缺,卻沒有跑掉一名犯人。一天,有名犯人向黨鴻魁匯報說:“典獄長,我是不會逃跑的,今天想起我70歲的老父親,心里動了一下念頭。”黨鴻魁親切地回答:“人,誰還能不想家呢,你只要好好守法,徹底改過,將來決心做一名好公民,不久就可以回家了。”

曾有一名犯人逃跑,后來又主動跑回來。原來,黨鴻魁擔任典獄長時,他每天晚上都到監舍去,給犯人讀報、教字、寫家信,看到犯人情緒不好,立即關心地問身體怎么樣。有犯人生病了,黨鴻魁讓愛人把家里僅有的白面拿出來,做了拌湯送給他吃。正是這樣的感化教育,才讓罪犯迷途知返。

陜西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王洋向記者介紹:“黨鴻魁擔任陜甘寧邊區監所典獄長后,創造性地貫徹執行教育感化的方法,他曾說過,咱們邊區的監獄,就是學校,對犯人絕不能打罵受刑和施用嚴格的處罰,要從思想上教育他們,要對不同性格的犯人,施用不同的教育。”

當時高等法院副院長喬松山這樣批示:“這真是典型,歷史上哪有跑了的犯人又跑回來的。”

“執法,有時候要像山一樣不可動搖;執法,有時候也要像水一樣潤澤萬物,具體到監獄工作,執法,有時候就是一碗拌湯的溫度。”王洋補充道。

1944年12月,黨鴻魁被評為陜甘寧邊區特等勞模,成為中國共產黨監獄工作的第一代模范典獄長。

傳承

電影《上甘嶺》里有一名扛著機槍、守坑道的戰士,原型叫高萬山。他參加過解放戰爭,也經歷過抗美援朝。和高萬山一樣,新中國的第一代監獄人民警察,很多是從硝煙彌漫的戰場走來,走到了共和國監獄工作的特殊戰線。

1956年3月,高萬山轉業到上畛子農場工作時,正值農場初建時期,條件異常艱苦。這時,原部隊多方打聽,聯系到他,希望他回部隊工作,擔任軍官訓練教導員,但高萬山看到農場干部緊缺,婉言謝絕了部隊,他說:“在哪兒干,都是為黨工作。”

后來他又轉戰鹵陽鹽場、莊里監獄,為黨的監獄事業奉獻了大半輩子。即便是離休后,老人也常常教導子女,“要好好工作,一切以工作為重”。在這種良好家風的熏陶下,高萬山的子女及親屬現在還有許多仍在陜西監獄系統工作。

在陜西省富平監獄第十三監區,有一名叫王安(化名)的服刑人員,患有類風濕、痛風、高血壓。2017年12月,王安從西安唐都醫院治療后回到監區,不久后突發胃出血,富平監獄第十三監區監區長馬茂勝迅速將其送進西安交大第一附屬醫院。

在王安治療的12天里,馬茂勝既要安排好監區值班警力,又要安排好醫院陪護人員,平時抽空前去探視。經過醫生精心治療,干警日夜護理,王安轉危為安。

在走出醫院回監獄的途中,王安感動地流下熱淚,哽咽著說:“監區長,我的命是監獄救的,你就看我今后的表現吧。”之后,王安表現突出,如今他已是監區服刑人員的衛生員。

“創業初期,富平監獄條件十分簡陋,高墻內,服刑人員走一批,來一批,循環往復,唯獨沒有改變的是堅守在這里的監獄警察,日復一日,他們在‘圍城’里幫教罪犯,鎮守平安。”陜西省富平監獄監獄長霍峰如是說。

發揚

張立光,自18歲從警至今已有33年的時間,陜西監獄系統赫赫有名的“神捕”,也是“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的獲得者。

曾經為追捕逃犯,他累計行程3萬多公里,足跡遍布全國11個省30多個地區,累計追逃12人,成功率達100%,成為陜西監獄系統追逃工作第一人。 

2009年的3月1日,重刑犯張國顯越獄脫逃,給社會平安帶來不安全因素。陜西監獄調集精兵強將,張立光再次被緊急調往追逃第一線。

為了了解逃犯張國顯,張立光摸排了上百個社會關系,走訪群眾近千人,用了整整4個筆記本。他奔赴山西、河南、安徽等地,在省內外3個監獄、6個看守所提審在押人員20余人次,不厭其煩地給逃犯的親屬和重要關系人做思想工作。

張國顯被抓獲時,曾問張立光:“你憑什么能抓到我?”張立光對他說:“憑什么?為了抓你,我記了4本追逃日記,我比你自己還了解你,抓到你只是遲早的事情。” 

在陜西省監獄系統,像張立光這樣的英模人物還有很多,但更多的是那些常年累月,始終堅守監管一線的監獄警察。在陜西省崔家溝監獄,一名因為搶劫被判刑入獄的罪犯,在他服刑一年多的時間里,主管監獄警察發現他沒有一次家屬會見,所以在生活中給予他特別的關注。

通過在生活中點點滴滴的感化和教育,一次次的談話,一次次的交心……罪犯慢慢地開始相信警察,他說,“你對我好,我也要對你好”。于是,主動向主管監獄警察坦白了他殺害妻子的漏罪。

這個故事被拍成微電影《第一監區》,故事的主人公袁濤,這名80后警察也走上中央電視臺的頒獎晚會,吐露心聲。

82年的光榮傳統一脈相承。歷史是一條奔騰不息的長河,時代是出卷人,新一代的陜西監獄警察是答卷人。從黨鴻魁到高萬山,從張立光到袁濤,陜西監獄警察把這份源自陜甘寧邊區的紅色基因薪火相傳,一代又一代傳承在這紅色基因中。

責任編輯: 朱劍
   QQ空間   新浪微博   人人網   騰訊微博   豆瓣   0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6日